据中国青年网报道,一则《北京某村对外来人口收费》的通知近日流传于网络。该通知中称,为完成外来居住人口为零的指标,外来人口、店面每人每月需交2000元,决定自8月1日开始实施。

对此,北京市大兴区官方微博“北京大兴”发布了《榆垡镇求贤村关于收取流动人口相关费用的说明》,称“村委会根据本村《村民自治章程》规定,于2017年7月11日,召开村民代表会研究通过,所收费用将用于加装村内供电设施、增加保洁力量等公用事业。”

根据这份说明,随着流动人口的无序涌入,导致了村庄环境脏、乱、差,停电断水时有发生,而且给村内治安管理、环境整治等增加了很大经济负担。近期,村内流动人口与本村村民多次发生打架斗殴治安案件,上述这些情况成了这次收费措施的理由。

首先应当承认,外来流动人口给本地治安、卫生等方面造成困扰是可能发生的,而村民及村委会对流动人口涌入的担忧和管理需求也是合理的。但是在北京时间“锐评”看来,此次收费措施有多处不妥之处。

该村收费依据的是《村民自治章程》。但根据《村委会组织法》规定,村民自治章程或者村民代表会议的决定不得与宪法、法律、法规和国家的政策相抵触,不得有侵犯村民的人身权利、民主权利和合法财产权利的内容。

而根据大兴区的说明,要求“相关条款应写入出租合同,费用直接由租户承担;《通知》发放前已经出租的,由出租人与租户进行协商,变更出租合同,并由出租人限期交纳相关费用。”

这其中,要求村民在出租房屋时与对方协商还算说的通,要求已经签订合同的变更就与现行民事法律规范相抵触了。承租人完全可以拒绝变更合同,甚至以房东违约为由进行索赔。

需要说明的是,尽管《村民自治章程》对村民有一定法律效力,但是并没有行政强制权,无权设立罚款、征收的项目。因此“限期交纳相关费用”就更是难以实现了。

而《通知》中提出的“执行人员有权停止一切服务项目,将当事人限期搬出本村”,则很明显是违法的,除了执法公权力部门谁能停止经营?除了法院谁能强制搬迁?

同时锐评君注意到,《通知》跟大兴区给出的说明也有多处矛盾之处。比如《通知》称是根据“上级的指示精神,为了完成我村外来居住人口零的指标”,而说明则是说“根据本村《村民自治章程》规定”。

在锐评君看来,两者有着根本的不同!按照大兴区的描述,这不过是一次村民自治范围内的行为;然而按照《通知》的说法,是由“上级”下达的“指标”,就变成了地方政府的行为。

因此,所谓“外来居住人口零的指标”已经成了目前舆论的热点问题,但锐评君查询北京市目前政策,没有发现所谓所谓“零指标”。

究竟是大兴区自己下达了这样一个指标呢?还是村委会信口开河、假传圣旨?又或者是这份《通知》曾经被篡改过?

实际上,如果说本地村民试图通过《村民自治章程》的授权来实施外来人口管理,本身初衷没有错;

但是这样的手段似乎不太合适,当地外来人口完全可以依据法律法规维护自身权力;

同时《村民组织法》规定,村民自治章程、村规民约以及村民会议或者村民代表会议的决定违反法律的,由乡、民族乡、镇的人民政府责令改正,那么该村所在乡镇乃至大兴区政府都有义务对其内容进行审查,考量是否有要求其改正的必要。

而如果大兴区确实没有下达这样的指标,对于宣称依据“上级指标”的《通知》,则更有澄清和纠正的必要了。

特朗普上任两周签8条行政命令

号外号外,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!行政命令有多强,买不了吃亏,买不了上当,是XX你就坚持60秒!

暂无评论

  • 上一篇:
  • 下一篇: